劳力士手表才是一级方程式赛车运动的最佳拍档

  • 时间:
  • 浏览:74

  

  另一方面,一级方程式赛车在美国以外的地方受到热烈追捧,这对美国的手表和汽车爱好者来说都是一种耻辱,这项运动对手表设计的影响太多了,如果你是一个钟表爱好者的话,你就会明白赛车和手表的联系是多么紧密。今天,虽然F1赛车进入美国比较晚,但是凭借着迷人的赛车风格(像制表一样),在美国关注这项运动的还是大有人在。现在美国希望观赏一级方程式赛车比赛, 人们终于可以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看到F1了,在2012年竣工的崭新的美洲赛道上,2018赛季的比赛由马里奥·安德雷蒂(马里奥·安得雷蒂是一名有意大利和美国双重国籍的车手,是美国汽车运动历史上最出色的车手之一。)亲自开场。

  

  周末的比赛包括三级方程式和四级方程式赛车(其中参加4级方程式赛车的选手最年轻的才14岁),当然车迷最关注的主要还是汉密尔顿驾驶的梅赛德斯赛车的比赛结果,如果可能这将是他第五次赢得车手总冠军,在整个F1历史上这是非常成功的。在此之前只有胡安·曼努埃尔·方吉奥获得了五次总冠军和纪录保持者迈克尔·舒马赫,赢得了七次总冠军。如果在美国分站赛中取得好成绩,汉密尔顿将会追上胡安·曼努埃尔·方吉奥的历史第二好成绩。

  

  因为这点,今年的美国大奖赛备受期待,如果只是观看了比赛直播,你可能不会知道幕后会发生多少故事,最终各个车队才在赛道上展示了他们的最佳状态,一级方程式赛车是一项需要长期团队合作的运动,竞争不光是在赛场内,其实在平时就一直在进行着,赛场上能体现出来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每一个小细节都需要精准到位,这也是制表业的共同点,只有这样做才能确保驾驶员驾驶的赛车每一步都能精准。

  

  佩戴者劳力士探险家 II型腕表的转播中心技术总监安德鲁·詹姆斯告诉我们,他们大约需要从470个装备上收集数据,包括从摄像头到麦克风,再到车内摄像头,驾驶员和维修人员之间的团队无线电通讯,启动灯输入等等,当然也包括来自汽车的遥测,油门,刹车和转向角数据。所有这些信息都是原始的,他们把数据收集入Feed本身的数据中心。一切都在飞速中完成 ,从色彩平衡到音频清理再到插入数字广告,与英国的远程运营中心协调。这项工作没有任何犯错和喘息的机会,电力不是来自当地电网,而是现场的发电机。早在2005年他们就开始将所有数据整合到一个运营中心于,安德鲁·詹姆斯说这些所有的工作像手表发条一样运转。 从原始数据进入广播中心之间到最终的国际转播输出信号见的延迟仅为400毫秒。所有这些技术的复杂性都源于必然,F1赛车处在在汽车工程的最前沿,需要很多相关技术匹配。指挥中心的复杂性反映了这项比赛的复杂性。

  

  而F1汽车设计中最迷人的地方就是空气动力学,管理气流可以说是影响F1赛车最直接的因素,一辆现代一级方程式赛车足以告诉你空气动力学是怎样的关键,各个车队对空气动力学的不断改进简直就像军备竞赛。对于设计师来说能够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的规定是非常严格的,因为在这项运动中,获胜可以通过千分之一秒的优势来确定。

  

  在某种程度上,每辆F1赛车都是针对每个单独的赛道而定制的,在像蒙扎赛道这样非常快速的赛道上,空气动力学优化了最小的阻力,以便在赛道的长直道上提供更快的速度,而对于像摩纳哥这样弯道很多的赛道来说(一级方程式中最慢的弯道就在这里,发夹弯道通常只能达到30英里每小时)需要更多的空气动力下压力才能更快速地通过弯角。

  

  通常你可能会认为将阻力降低到绝对最小值就可以了,但事实上,这样做意味着进入弯角的速度急剧下降,如果你进入的速度非常快,除了保佑重力和轮胎摩擦之外,其余任何因素都不能还让你的车在赛道上啦,所以你必须非常早地踩死制动刹车,但这就导致赛车速度降的太慢,你没办法在出弯道前很快的再次加快速度。

  

  相反,工程人员努力创造下压力力,因此汽车被牢固地压在车道上。提供了更好的抓地力意味着可以更快地转弯并以绝对速度优势进入下一个直道 ,在开发现代汽车空气动力学之前,汽车实际上在高速行驶时产生巨大向上的升力并不罕见,这导致很多交通事故,现代F1赛车高速行驶时,向下的压力超过了车的重量,这意味着如果你想的话,你都可以在隧道的墙壁上开车。

  

  管理汽车周围的气流不仅是平衡减阻与下压力的问题,空气也必须有效地通过轮胎,制动器,发动机和变速箱,以防止过热,比如在墨西哥城这样的赛道上,空气是比较稀薄的,稀薄的空气显着降低冷却能力和可用的下压力,为了保持发动机和轮胎免于“中暑”是一项重大挑战。汽车的空气动力学需要运用于前后翼,汽车侧翼上的垂直“鲨鱼鳍”(挡板),下方的扩散器,以及许多额外的小型通风口,这些地方都有助于汽车在赛道上的稳定性,控制气流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阻力,以防止轮胎和发动机温度过高导致的爆缸或者爆胎。因为车队间不断的竞争研发,再加上每年规则的限制,让赛车外观在不断的进化着,一些非常奇特的形状经常出现在F1赛车的前翼上,前翼负责打破车上的初始气流并将其交给下游元素,而美感直接源于其纯粹务实的目的。

  

  比赛前,车手需要在资格赛和再之前的练习赛上测试赛车和比赛策略,赛车配置和轮胎选择至关重要,选择在赛道上磨得太快的轮胎会迫使车队增加额外的进站,从而失去宝贵的时间,虽然F1中的停站已成为效率最高的团队协作之一。国际汽联从2010年开始禁止中场加油,赛前的加的油必须跑完比赛,所以停站时间从相对宽松的10-12秒开始直线下降到不到两秒。当汽车进站更换轮胎时,三名技术人员在四个精准的位置上等待着,一人操作轮枪,一人拉掉废旧轮胎,一人设置新轮胎,整个事情发生得如此之快,看起来就像在变赏心悦目的魔术。技术人员的精准定位是为了将必要的运动量减少到最小程度,,方寸之间的位置失误就会让时间浪费掉1/10秒。

  

  令人血脉喷张的F1比赛背后是团队间的精准协作和研发能力,他们必须在精确性能,技术能力和奉献精神方面与汽车和驾驶员本身相匹配,以产生非凡的成就,并且要重复且可靠的完成。你所观赏到的精彩赛事,就像钟表一样,如果能了解创造出如此惊人的东西,同时能如此无缝对接,都是源于很多资深的设计师,工程师,技术支持人员,媒体团队,当然还有驾驶员与车队之间的协调和联系才使得不断发展的F1赛车能成为一级方程式比赛的前进动力。我敢说,就像劳力士手表就是像这样在运作的。

  更多内容访问:腕尚 www.365time.com